【楚有才專欄】會議活動的“競標”與“陪標”


楚有才 MICE行業人士


做會議和活動策劃的公司都知道競標和陪標,所謂競標就是參與競標,所謂陪標就是陪同競標。在我國的這個社情下,競標和陪標是具有中國特色的“潛規則”,沒辦法,這個制度是反抗不合理競標制度的潛規則,因為潛規則都是破壞原規則的規則。這句話聽起來是不是有一點拗口?

那么競標和陪標有什么區別呢?如果競標者和陪標者同時參與一場會議活動的競標,唯一的區別是,競標者可能是真真具有資格的競標者,而陪標者則是走秀的,走過場地參與競標的,不一定真正具有實質性的資格。

陪標為什么會產生,背景很復雜,到不是說哪一家單位、公司和決策者很自私、任人為親,而是因一些奇葩的制度誕生的。這個制度本來是為了杜絕腐敗,倡導公平競爭,但是事實上卻適得其反,反而造成了社會的交易成本和交易時間,得不償失。一些企業和政府企事業單位由于商業機密的原因不能對外公開招標,但是內部合規制度又不得不要求有這樣的競標要求,事實上有些項目本身不具備交易性和競爭性,本來就具有唯一性,但是苦于找不到這個唯一性的借口和說法,難以賦予這個唯一的供應商的合法性和意義,因此只好產生了上述的陪標制度,陪標制度就是一種不得已的奇葩的選擇,我相信絕大多數公司都遭遇到,或者理解這個陪標的制度。

在此,我們不去研究陪標產生的主要原因。對于被召去參加陪標的陪標者而言,由于他們自己知道,反正自己沒有獲得最終的游戲合作資格,沒有必要花大力氣去參與競標,因此在實際過程中他們草草的準備標書,對于這一次“陪標”敷衍了事,幾張紙就了事了。他們不愿意認真對待,同時也是怕自己的Proposal的核心Idea被人家竊取。因為,你知道嗎,有些主辦方也特別的可恥,他們喊來幾家活動策劃公司,先比價,然后去掉最高報價的A和B,留下最低報價的C,然后私下再比較ABC的創意價值(創意好的報價當然高),然后竊取那些創意好的A或B,再私下對C說,你可不可以按照你的報價做A或B的方案……

由此,產生了更加惡性循環的生態環境,這一生態環境非常不利于會議活動創意行業的發展。創意是有價值的,是需要尊重的、認可的。我欣賞有一種甲方,他們對參與競標的公司的方案都支付一定的“辛苦費”或“創意費”,不管最終是不是被采用,也是對競標者的一種鼓勵和認可,讓這場競標活動產生了情感和價值。

如果,即便是參與陪標的競標者也能認真對待,全力以赴地參與競標,那么會讓競標者真正懼怕,也會獲得甲方的尊敬和認可,也是對自己的一個良好的展示,要知道競標過程是一次難得的展示自己的“深度”營銷和公關過程,這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陪標。也許這一次不成,由于您的敬業獲得了甲方的良好印象,下一次你就會中標。

甲方必須參與并推動公正公平透明的市場交易制度的建設,必須遵守基本的職業道德建設以及對價值的尊重,如此才是履行社會責任。一個不尊重價值的甲方,一個竊取策劃價值的甲方,終將被市場所唾棄,盡管有些現象在我們的社會很“常態”的存在著。